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策江山:嫡若惊鸿_ 第245章 急着认罪-

时间:2021-03-03 11:2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懒猫布丁小说策江山:嫡若惊鸿 第245章 急着认罪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容若把自己给桑昭媛的救治过程细细说了一遍,着重讲了几味她用过的药,还有施针时的手法,她说的认真,文太医听的频频点头,言谈间,对容若的目光越发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一盏茶的时间,两人交谈完毕,文太医喟叹道:“姑娘医道无私,倒是老朽此前目光狭隘了。”不是谁都愿意将自己的独门手法解析清楚,告知与众的。

    容若以指将发丝绕过耳后,风轻云淡的笑道:“古有以武会友,不互相切磋,如何各取所长,有所增识呢。”

    文太医对着她抱了抱拳,两人错身而过,进了内室,而容若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,就掀开幕帘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锦澜殿外殿,乌压压的一大片人,却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容若就觉得眼前一亮,进入眼睑的就是高坐上一片明黄色,从容淡然的帝王和贵妃,俯视众人,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感,叫人忍不住心神内敛,连呼吸都不敢放开了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贵妃娘娘金安。”月桂扶着容若一起跪下,本来很是压抑的气氛随着容若出来,稍微有点松动。

    皇帝面色不虞,乌沉沉的眸子横扫过来,带着千军万马般的威慑力,“昭媛如何?”

    因着皇帝没说起身,容若只好保持着跪地的姿势,直起身子,半垂眸,如实回道:“娘娘无碍,只是腹部受了重创伤及胎儿,已经落胎了。”

    殿内一阵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,即使极力压制了,还是能叫人轻易捕捉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孩子……没了?”皇帝语气平稳,声调没有一点改变,仍旧是那般威严浑厚,只是说到最后两个字,语速还是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若垂目看着地面,清悦的嗓音肯定的道:“是,娘娘身体康健,不过胎位极低,本是易滑胎的胎像,幸好娘娘平日注重养胎,然此次先是被重物撞击腹部,再有摔倒在冰面上,惊吓有之,胎盘剥落,民女无法救治。”

    皇帝似是在思量,或者缅怀那个无缘得见的皇子公主,不过也就顷刻间,很快他随意的挥了挥手,示意容若站起来,面对众人。

    光线透过雪色投射在皇帝脸上,露出细密皱纹的面容沉肃,不苟言笑,眼角仿佛携裹了一抹轻易不见人的哀伤,也全都被浩瀚如海的眼眸尽数吞没,他握着扶手的五指缓缓用力握紧,嘴唇抿成一条直线,沉默的目光好像谁都没看,又好像将所有人尽数包拢在其中。

    容若心中暗忖,对皇帝来说儿女不少,桑昭媛肚子里的那个不过是他众多的儿女其一,多他不多,少他不少,但是老来得子想必皇帝还是挺开心的,失去的又突然,毕竟再如何冷心冷情如皇帝,也会有这种血脉相连的亲情寄托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不管皇帝的语气多么平静,落到人堆里,还是如一块石头投湖,惊起波澜一片。

    这回,除了怡妃和两个小妃嫔外,蔺妃也赶过来了,就坐在怡妃的对面,两人互相看不过眼,撇开了脑袋就当谁也没瞧见。

    在蔺妃后面站着的,正是陆嬷嬷寻人喊来的钱常在,她不是很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,但路上也听到些许,似乎是她的黑猫闯了祸!

    谁知道桑昭媛的孩子真的没了,钱常在本来就听的浑身冒冷汗,皇帝这么一问,她全身力气像被抽去了一般,忽然一头栽倒过去,把旁边的陆贵人好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‘嘭~’陆贵人惊吓的同时,往旁边闪的也迅速,钱常在就这么以五体投地的姿势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皇帝眉头刚刚一皱,瑾贵妃看了陆嬷嬷一眼,示意她找人把钱常在弄起来说话,堂堂妃嫔这个样子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“哎呀!真是吓死臣妾了……”怡妃细眉轻扬,葱白的手指头一个劲的拍抚胸口,软软的嗓音娇嗔的语气道:“皇上都还没问话呢,就有人急着认罪。”

    钱常在一口气缓过来,心道不好,这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人自己理亏。

    身体比脑子更快一步就爬着往地上一跪,对着皇帝一个磕头:“嫔妾……嫔妾是刚才走的急了,又吹了点寒风,刚才一阵阵发晕,皇上面前失仪,嫔妾有罪。”

    钱常在一个俯首,长跪在地不起,旁有怡妃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:“原来妹妹身子如此娇弱,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孕的是你钱常在呢。”

    瑾贵妃凤眸微瞌,转头对陆嬷嬷道:“怡妃的茶水冷了,重新给她沏一壶来。”故意说给怡妃听,让她少说话,多喝茶。

    怡妃没甚趣味的撇了撇一边嘴角,窝回了椅子里。

    “钱常在,起来说话。”皇帝眼皮子往下一压,掩盖住不再清澈的眸子中睿智的光芒,抬起两根手指头左右摆动一下,在钱常在起身后,环顾了周围一圈,不动声色的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,“皇贵妃说一下事情经过。”

    瑾贵妃交握双手,对着皇帝轻轻颔首,随后看向众人,端着尊荣华贵的凤仪,神态中含着一抹沉痛,缓缓道:“皇上,臣妾先前得知桑昭媛在鹤鸣台附近出了意外,之后臣妾赶来时,桑昭媛身边的大宫女才跟臣妾说了意外发生时的始末。”

    瑾贵妃不偏不倚,重复了一遍格兰的话,也就是桑昭媛怎么在鹤鸣台让黑猫袭击,又是如何摔倒后送回锦澜殿,“因着宫中有人认出来,那黑猫可能正是平日钱常在所养的那只,故而臣妾让人把钱常在一同请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钱常在越听越是心惊,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,听到这里,连忙跪下喊冤:“臣妾冤枉啊,臣妾与桑昭媛无冤无仇,怎么会害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黑猫……”皇帝嘴里嚼动了一下两个字,左手拇指和食指在玉扳指上摩挲,往下压垂的眼眸看不见里头的神情,“现在何处?可明确是钱常在那只?”

    瑾贵妃倾身靠了一些过去,放轻了语声对着皇帝道:“适才臣妾已叫人去将那黑猫寻了来,叫钱常在与锦澜殿的人一同认一认吧?”

    容若站在人群后头,看着陆嬷嬷从殿中退下,不多时又带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,她定睛看过去,小宫女手中的猫瞪着一双浑圆的眼珠子,两边的胡须直翘翘的,四肢安分的不停扭动,不住的发出喵喵声,不是钱常在的是谁的。

    钱常在心头更是狠狠的跳了一下,从跪的姿势瘫坐到地上,脸色全白,满眼的惊恐,嘴唇哆嗦着,只凭本能发出声音:“不,不是,跟嫔妾无关,嫔妾没有想害昭媛的心,嫔妾是冤枉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怡妃抠弄着手指头,嘴角扬起完美的弧线,“是与不是着什么急,若不是你做的,自然有皇贵妃还你公道。”

    瑾贵妃眉眼不动,淡然道:“怡妃能说会道的,是赶不及要出来主持公道?”

    “臣妾哪儿敢呢。”怡妃甩了甩手绢,擦拭嘴角,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,柔弱如娇花道:“臣妾夸贵妃姐姐能干呢,皇上您看姐姐非得跟臣妾较真。”

    瑾贵妃淡漠的瞥她一眼,纹风不动的坐在上位,听得旁边皇上出口道:“茹儿莫再胡搅蛮缠,让皇贵妃先问完了事情来龙去脉再说。”

    亲疏关系,从称呼就可知一二,瑾贵妃眼皮微动,半垂眸中,眼中的讽刺一闪而过,她是得了后宫最高分位又如何,始终也走不进皇帝的心里。

    皇帝宁愿宠幸娇憨跋扈的怡妃,愚蠢骄纵的桑昭媛,却从未给过她赫连容一点怜惜爱意,瑾贵妃压住心中的起伏,再抬起头,依旧是八风不动,从容高贵的大昭皇贵妃——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赫连容已经不需要皇帝的一点点怜悯宠爱!

    “钱常在,这猫可是你的?”瑾贵妃将视线放到钱常在身上,语气稍加严厉,“你不用急着否认,宫里就是一砖一瓦都造册在案,只需多费点功夫便能查清事实,本宫现在想听你自己说。”

    钱常在软倒在地,放声痛哭道:“皇贵妃明鉴,嫔妾只是养了只猫而已,并非有心害桑昭媛,皇上您要给嫔妾做主啊。”这就是承认了黑猫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容若看向抖如筛糠的钱常在,都不禁有些同情,谁能想到养只猫猫狗狗打发时间而已,居然还能引来了杀身之祸,若是钱常在有预见能力,会不会后悔养了只不吉利的猫。

    不过世人皆爱给一切定义吉凶,其实吉凶自在人心中,就比如这黑猫,它无缘无故的袭击桑昭媛固然是它的错,但若是换个角度来说,黑猫本是在宫里无拘无束的行走,是桑昭媛自己撞上去的呢?

    人之所以给黑猫加罪,是因为这是人类主宰的世界,一切以人类自己为优先考虑利弊,其次再大发善心以多余的怜悯对待万物。

    “糊涂透顶,自己的猫尚且管制不好,你可知桑昭媛有孕在身,如今叫你的猫把肚中孩儿撞没了。”瑾贵妃轻斥一声,克谨端方,语声沉沉道:“你伤及的不单单是一个未出世的孩子,更是大昭皇族血脉,皇上如今子嗣单薄,这一胎对所有人来说都寄望甚重,你如何担待得起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